墓地价格,信息咨询热线 17375351899
网站首页 墓型展示 墓园讯息 园区服务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

详细内容

戚继光
2018-11-13

戚继光(1528-1587),字元敬,号南塘,又号孟诸,是明朝著名的民族英雄,历史上杰出的军事家。一生南平倭患,北防蒙鞑,身经百战,九死一生,赢得南国讴歌,北疆称颂。为民族和人民建立了巨大的功勋。对于这样一位中外皆知的历史人物,为什么时过四百多年又重新提出“戚继光是定远人”这个问题呢?这还要从《明史·戚继光传》问世前后说起。

早在《明史》刊行以前的一百多年,和戚继光同时的大思想家李贽在《续藏书·都官戚公传》中写道:“戚将军景通,字世显,定远人。其先百户祥(指戚祥),以略地战死,世袭登州(今山东蓬莱市)卫指挥佥事”。戚景通是戚继光父亲,戚祥是戚景通五世祖,于元朝末年从山东东牟县(今莱芜市)逃荒到定远县昌义乡安家落户,从此户籍归属定远农户。后跟定远人郭子兴起义,占领濠州,又随朱元璋东征西讨,立下赫赫战功,累功封为百户长。最后跟随蓝玉、沐英征讨云南,战死战场。朱元璋称帝追念戚祥是开国功臣,加封登州为戚氏世袭官地。安徽歙县人汪道昆是戚继光的同僚挚友,同幕府,参军机,在浙、闽共事多年,曾为其父作《孝廉将军传》,直称“定远为戚氏祖籍”(指六世祖戚祥在定远定居以后),比戚继光后死十六年的大文学家归有光在《震川先生文集·戚公传》中一开头就说:“今定远戚公元敬……”是在戚继光生前写的,故特此点明“今”字。李贽、汪道昆、归有光都是同代人写同代人传,正符合著名方志学家章学诚“地近易核,时近迹真”的科学论断。

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戚继光父子关于自己籍贯问题的明确态度。戚继光生前撰写许多诗文,留下一些题字,其中倒有两处题刻表明自己素来的观点:明神宗万历三年(1075)十月十五日,当时在北京喜峰口一带筑城防边的戚继光,曾同部下幕僚、将领游览附近龙潭,亲自写出龙潭序文和诗,诗云:“紫极龙飞冀北春,石潭犹自守鲛人。风云气薄山河迥,阊阖晴开日月新。三辅看天常五色,万年卜世属中辰。同游不少攀鳞志,独有波臣愧此身。”后题“万历乙亥冬十月之望,定远戚继光书。”这块诗碑完好地保存在今北京市密云县龙潭寺内,作为著名旅游景观对外开放。万历十三年(1585),戚继光因病获准引退,从广东任所返里,路过皖南休宁县。本县官员吴伯宁、胡立章邀请戚继光和随员游登县境名胜齐云山。游后戚继光题字记游:“定远戚继光同新都汪时元、邵正元、汪道会游此,时万历乙酉八月既望。”县官吴、胡将题字刻于山洞上,现在仍然完好无损。戚继光之子戚国祚等撰写的《戚少保年谱》云:“戚氏祖籍在山东东牟县(指六世祖戚祥以前祖居)。元朝末年,戚祥迁居定远昌义乡,参加郭子兴起义后,征战二十余年,阵亡于云南,明朝封其子戚斌为明威将军,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。”终明一代,史书和方志都这样记载:戚继光,安徽定远人,从来无人提出质疑。

直到清朝乾隆四年(1739)七月,大学士张廷玉等主编的《明史·戚继光传》问世,由于没有明确记载其籍贯,致使二百五十多年以来,引起不少人重新提出戚继光的籍贯问题:有的以戚祥原住山东东牟县祖籍为据;有的以戚家世袭山东登州卫指挥佥事官地为由;有的以戚继光因父母宦游出生于山东济宁为凭;有的以戚祥发祥地安徽定远为证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笔者有感于此,曾写《戚继光应是定远人》一文,发表于安徽省地方志主办的《志苑》杂志1986年第二期上。现在,对于戚继光籍贯问题除了早已存在的“山东蓬莱”和“安徽定远”两说外,又出现一种“河南濮阳”说。其说的由来,是中国邮政部门将于2008年7月19日发行一套《古代名将──戚继光》邮票,选择最佳原地举行首发式。1月15日,《中国邮政报》发表中南先生《戚继光人物邮票的最佳原地》一文,声称河南省濮阳市为最佳原地。对此三种说法,笔者认为有进一步阐明的必要。


根据《辞源》关于“籍贯”的解释:“是指祖居地或出生地”,三说均摆出一些理由。“山东蓬莱说”其理由有三:一是戚继光六世祖戚祥原是山东省今莱芜市人,其祖居应是莱芜。二是戚祥死后,其子孙五代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军职,六代居住在今山东蓬莱市。三是戚继光出生在今山东济宁市。因此,依《辞源》“籍贯”定义,戚继光的“籍贯”应是山东蓬莱市。笔者认为,这三点理由似是而非。因为戚继光家发祥地起源于其六世祖戚祥,戚祥虽是山东东牟人,但是元朝末年已经迁居定远昌义乡。“迁居”者就是由东牟迁移到定远定居也,其户籍当然由东牟转移到定远(古无手续,事实如此)了。因此东牟是戚祥的祖居籍贯,定远是戚继光的祖居籍贯,二者不能混淆。戚家虽然由戚斌、戚珪、戚谏、戚宣、戚景通、戚继光六代世袭军职于蓬莱,那只是驻军的防地,父死子继的官地,并不能代表后世子孙的户籍,就像本省人在外省工作一样。更何况蓬莱是戚家世袭官地,并不是戚家世袭封地(包括土地、产业)。至于说到戚继光生于山东济宁,也不能说明戚继光户籍就落在本地,因为戚继光是世代军籍(后文详述),全家跟随驻军部队生活。随军转移各地,户籍却在军部,就像当地驻军一样。

“河南濮阳说”其理由是:“据《姓谱》、《万姓统谱》、《世本·氏姓篇》、《通志·氏姓略》等资料所载,戚氏源于姬姓孙氏……,戚姓始祖是卫国大夫孙林父……受封地戚邑地名为姓,形成戚姓。后卫国灭亡,戚姓逃往东海(今山东蓬莱一带),形成望族,戚继光是戚姓后代中的一支……故戚氏后人奉孙林父为戚姓的得姓始祖。”这只能说明戚姓始祖的发源地,后世称为郡望。所谓郡望,是指某一姓氏在某一地区地位最高的家庭。在姓氏发源以后,由于不同的原因,同一姓氏不可能居住同一地方,社会地位也不可能完全相同,那些地位比较高的人为表示自己这一支高于其它地区的同姓人,便在自己的姓氏前加上所居住的地区(郡),这样就有了郡望。戚姓来源于濮阳戚邑,濮阳便是戚姓的郡望,犹如王姓发源于琅玡郡,谢姓发源于陈郡,李姓发源于陇西郡一样,并不能代表后世子孙的籍贯。如果按照中南先生逻辑推理下去,那么十三亿中华民族炎黄子孙都要跟着炎帝、黄帝发源地填写籍贯了,岂非笑话了吗?

“安徽定远说”其理由有五:一是戚继光起家于六世祖戚祥,戚祥定居发祥地于定远,定远应是戚继光的祖居籍贯(见上文)。二是戚继光同代人李贽、归有光、汪道昆等都肯定戚继光是定远人(见上文)。三是戚继光父子公开确认自己是定远人(见上文)。四是从戚祥之子戚斌“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”开始,直到戚继光一代,六代都是军籍。据《明史·兵志》记载:“明以武功定天下,革元旧制,自京师达于郡县,皆立卫所。外统之都司,内统于五军都督府。而上十二卫为天子亲军者不与焉。征伐则命将充总兵官,调卫所兵领之。既旋,则将上所佩印,官军各回卫所……天下既定,度要害地,系一郡者设所。连郡者设卫。大率五千六百人为卫,千一百二十人为千户所,百十有二人为百户所,……洪武二十年,命兵部置军籍,勘合载从军履历,调补卫所,年月在营丁口之数给内外卫所军士,而藏其副于内府。三十年定武官役军之制,指挥同知佥事四千三百户,镇抚二,皆取正军。”由此可见,明朝卫所兵士是职业军种,户口皆属军籍,军籍正册在卫所,而副本则藏于兵部。军人列入军籍,世代相袭,子孙代代当兵。登州卫是山东都司的沿海防边驻军的所在地,指挥佥军是边防军四千三百户驻军长官,其军士都是在卫军籍,那么戚继光家六代都是世袭卫所首长,应属世袭军籍无疑。五是戚继光家祖居祖墓、封地宅产均在定远境内。①定远县永康镇街南是戚继光六世祖戚祥的故居,戚祥阵亡后,葬于宅南,故居改为灵堂。此地称为“戚家祖坟”,中间大墓一座,两旁各有五座小墓,这是戚祥及其子孙的墓群。虽然墓堆被平,墓基遗迹仍在。明神宗万历十三年秋,戚继光第一次从广州卸任回到定远祭祖,改建故居为祭祖陵堂,并在镇东建立一座儆戒后人的“怨穷塔”。②定远城南大街原有戚家老宅,戚继光祭祖后,来到定远老宅居住,宅旁有一东西走巷,巷东有一土台,戚继光经常带病组织青少年在此练习刀箭,演习阵法,后人称此巷为“操箭巷”,并在土台建立“继光亭”。不久,戚继光病情转重,需要静养。据清·道光《定远县志》记载:定远城乡人民闻讯,自动集合一千多人,捐资出工,十日时间,在南门外三里一口塘边,建成一座农村庭院,继光在此养病数月,改号曰:“南塘”,可见他对家乡怀念之情。后病情好转,回到蓬莱指挥佥事休养,万历十五年十二月病逝,享年六十岁。定远人民为了纪念戚继光,改戚家园林为南塘村,改南三里庙为南塘庙,塑像奠祀,香火不绝。1992年9月,定远县政府根据中央宣传部纪念历史名人的指示精神,在车站广场塑立戚继光铜像,并在县花园湖公园筹建继光阁。

综上所述,定远既是戚继光六世祖戚祥的发祥地,当然是戚继光的祖居所在地。因此,笔者认为,戚继光的籍贯,既不是山东的蓬莱市,更不是河南濮阳市,而是安徽的定远县。所以《古代名将──戚继光》邮票的最佳原地是安徽定远是理所当然的。


5bafa40f4bfbfbed9b77c00878f0f736afc31f9e.jpg


在线QQ客服
QQ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17375351899
全年无休
24小时服务